【快穿之叶喻的七夕】Fate Re-encounter 命运 重逢

叶喻only 其他都是战友向


喻文州睁开眼睛。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对着蓝溪阁熟悉无比的浅蓝色天花板。

“Master你醒了啊,天都快黑了,准备去打圣杯战争吧我等不及了,今天一定要把他们都pk掉。”

随着快速的说话声,一个银色铠甲的金发青年走了进来,腰间别着一柄剑。

这是Saber职介的Servant。问题在于,喻文州不认识他。

喻文州发现,他的记忆发生了错乱。

他记得做好了圣杯战争开始前的准备,记得召唤英灵,甚至有模糊的夜巡和战斗的记忆,现在却在这里醒来,面对一个喊他Master的不认识的英灵。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Saber黄少天,职业剑客,爱好拔刀斩三段斩银光落刃…,这次圣杯战争都来了哪些人我看王杰希肯定来凑热闹…”Saber自说自话技能发动。

荣耀大陆上被尊称为的剑圣的男人,第一机会主义者黄少天。

根据黄少天的描述,他昨天刚在蓝溪阁被召唤出来,但喻文州召唤他后就去休息了,招呼也没来得及打-----喻文州确实能感到双方的契约连接,但这无法解释为什么他没有印象,而且他也很难想象自己是个召唤了Servant就丢在一边休息去的人---可黄少天又不像在说谎。

他的召唤,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因此连带了他的记忆错乱?

回应他的那个人,好像有着某种,简洁而清朗的发音。

 

“Master?”黄少天看着他的表情,”天都黑了,出战去吧!”

光这么想没什么头绪。参加圣杯战争本来就是喻文州的职责,和其他Master相遇也能收集一些信息。至于搭档是剑圣,足够值得惊喜了。

 

 “Saber,”出门前,喻文州问,”你参加圣杯战争有什么愿望?”

“叫少天就可以,”黄少天说,”我的朋友们很多也来参加圣杯战争,想和他们好好打一场。”他带着大战前的兴奋,眼睛都亮闪闪的。

 “Master的愿望呢?世界和平?彩票中奖?蓝雨宇宙第一?”黄少天说。

“我没有什么想许的愿望。”喻文州说,他一向不把希望押在别的不可控的东西上,赌上性命参战也是为了胜利和为了蓝雨。

“那Master可以考虑一下私人的愿望,私人的愿望对圣杯来说小菜一碟可以顺便实现的!”黄少天说。

私人的愿望?

喻文州隐隐的感觉到,他在寻找某种圣杯之外的东西。

 

深夜。

和黄少天一道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的时候,喻文州产生了强烈的既视感。之前的那种模模糊糊的夜巡的记忆浮现出来,头上只有昏黄的路灯,周围万籁俱寂,能听见某个人盔甲摩擦的轻微的咔咔声,空气里漂浮着一点烟草味----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住脚步,感受到了前方的庞大的魔力气息。黄少天拔出剑,喻文州也握住了灭神的诅咒。

“嗷-------”

一个双眼泛红,全身血气席卷的身影从前方出现了,Berserker咆哮着,上来就开启了血气唤醒,挥舞着重剑向他们砍去。

黄少天间不容发的完成了几次精巧的后跳和格挡。开了狂暴的Berserker的力量和速度无可抵挡,不能正面与之争锋。

喻文州看的出黄少天依然能保持从容,这样下去,狂暴一结束,就是这边反击的时候。这一战会赢,他举起灭神的诅咒开始施法辅助。对面的弹药师也扔出了一堆手雷掩护,同时向他丢过来一个爆缩式手雷。

手雷交给Servant解决,只要继续吟唱幽魂缠绕-----

糟了。

他在一瞬间反应过来,Saber是没有远程攻击能力的。

 

黄少天大惊失色,但已经来不及了。爆缩式手雷掀飞了喻文州,向着Berserker的方向。

致命的配合失误。为什么这种时候会产生Servant会远程的错觉。

 

喻文州的视野从平视转向地面,随即黑了下去。

他的圣杯战争,第一天就结束了。

 

喻文州睁开眼睛。

他躺在自家的床上,看着蓝溪阁熟悉无比的天花板。

自己还…活着?

“Master你醒了啊,天都快黑了,准备去打圣杯战争吧我等不及了,今天一定要把他们都pk掉。”

黄少天从外面走进来。

过于熟悉的话语,让喻文州突然产生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侧头看了一眼时间。

果不其然。

现在的时间是一天之前。

他回档了。

 

他死了就会回档?只有他有记忆还是全体有记忆?之前的失忆也是回档的原因所以才有既视感?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Saber黄少天,职业剑客,爱好拔刀斩三段斩银光落刃…,这次圣杯战争都来了哪些人我看王杰希肯定来凑热闹…”Saber自说自话技能发动。

听着一模一样的一大段话,喻文州理解了,黄少天没有回档前的记忆。既然是以他死了为前提回档的,很可能只有他自己还保有上一次的记忆。

 

如果战死了就能带记忆回档,倒是参加圣杯战争的最强外挂。

不过喻文州同样不会把希望赌在外挂上面,可以利用但绝不依赖。

 

“外挂”此刻正在心电感应式的对喻文州的这种思路表示赞赏:”文州肯定会选择分析和控制这种回档,而不是相信它去打圣杯战争。” 这里是兴欣的后院,”外挂”打着伞,欣慰的看着自己建立的兴欣。

“叶修大大旧地重游,不如和我签约去打圣杯战争?”方锐一脸的真诚。

“你没获得令咒,怎么签约。”

“咦难道不是因为你读档导致的,为了修正他失去Servant的bug使得我没了Servant?我不接锅!”方锐说。

“你是天选之子,当然是你的锅。”

“无耻啊!”

 

当晚。

巡逻的时候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回避了上次遇到Berserker的路线,走了另一条路。

在走了一段时间后,前方传来Servant的气息,两个人都拔出武器,一口气冲过街道。

拐过一个路口,他们看到前方,一名Servant正举着战矛,刺向另一个人。不难分辨,对方是个普通人,并不是Servant或者Master。

“救人。” 喻文州指示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同步杀出,一个三段斩杀向对面的Master,围魏救赵,Servant Lancer不得不回手挡剑。

 

被救的那位几个翻滚到了喻文州身边。

“方锐?”

 

那边,黄少天已经和Lancer孙翔打成一团,剑和矛相撞,发出巨响。Lancer的Master肖时钦指挥一大堆机械人围了上来,喻文州法杖一指吟唱暗影烈焰,从旁助战。

 

黄少天跟喻文州打出了一波漂亮的配合,心情大好,一边打一边发动滔滔不绝的垃圾话攻击:”头上,后面,逆风刺!升龙斩!你还接得住吗!,…Master你的支援太爽了!…哎呀你还有两下子,砍到了,我跑!…你死定了!…” 听起来好像他在单方面暴打孙翔,其实双方有来有去的平手。

孙翔受了刺激:”你才死定了!”

 

打了一阵没分出什么胜负。双方都意识到今晚这会儿收拾不掉对方,肖时钦示意孙翔撤退。喻文州也示意黄少天停止攻击。

 

孙翔和肖时钦的身影消失了,“谢救命之恩,”方锐哼哼着。

“你一个人跑出来?现在在圣杯战争。”喻文州也有点惊讶。

方锐抓了抓脑袋:”其实我的记忆有点模糊,本次圣杯战争昨天刚刚集齐七组开打,我应该是个Master,现在却没有令咒。有人告诉我到这边来找你,所以走到这里。”

 “是哪七组?”喻文州问。

“剑士Saber,枪兵Lancer,弓兵Archer,狂战士Berserker,法师Caster,骑兵Rider,还有第七个Servant,特殊职介,不是通常的暗杀者Assassin。我知道的只有这些。”

又随便聊了点兴欣和蓝雨的问题,方锐也一闪身,隐入黑暗。

 

特殊职介吗。

喻文州想着,不知道那个人是… 

他的脑袋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他的身体在阻挡他细想下去。

 

隔着几条街,叶修遥遥的看着这边。

突然路遇孙翔这事完全在预料之外,他现在作为非Servant能提供的支援不多,幸好方锐摸打滚爬了几回合撑到了支援。

“老叶,为什么不把所有告诉喻文州好了。”方锐说,”以我在蓝雨待过的认知保证他不会被吓到的。”

“他接受不是走出这个局面的关键,因为圣杯起的问题,也要以拆除圣杯结束。这次的他和我是来不及的。”

“那也可以直接告诉他?”

“他是整个循环的基点,直接造成精神冲击可能世界崩坏,放心,他不会用很久的。”

 

回到蓝溪阁之后,黄少天去书房玩了,喻文州躺下休息,但没有立刻入睡,思考着第七个Servant。

圣杯战争是七个Master和七个Servant一起参与的战斗,通常是Saber,Lancer,Archer,Berserker,Caster,Rider,Assassin,但这次如方锐所说,第七人是特殊职介。

特殊职介,一向非常稀少,已知的有守护圣杯战争秩序的Ruler,复仇者Avenger,观察者Watcher等。

不出意外的头痛。他想,自己应该是知道那个第七人的。这些东西保存在他的记忆里。他们也许在他发现自己记忆混乱的前一天就认识,曾经一道夜巡,一道战斗----他努力的,向着记忆的深处伸出手去。

他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

黑色的头发,银色的铠甲。

红色的围巾猎猎飞扬。

带着莫名的,亲切的气息。

 

无法靠近。

精神仿佛要撕裂一般。

被弹开了。

喻文州睁开眼睛,背上全是冷汗。

 

黄少天此刻正在喻文州的书房里。

Servant不需要睡觉,现在他无事可做,索性去翻翻有什么可看的书。

喻文州的书桌放着几本显然被翻的最多的书,黄少天挨个拿起来看,术士施法距离的研究,多职业配合理论,战术风格谈,…。

黄少天又打开一本,发现这本是笔记本,写着不少喻文州对各个职业的理解和心得。本来看别人笔记不好,但毕竟写的是战斗不是个人隐私,黄少天作为顶级高手对此也很感兴趣,便翻看起来。

他翻了几页就愣住了。这页没有心得,只画了一个大大的人像,旁边还写着,叶修。

喻文州显然不知道一千年前的叶修长什么样,大约是照着心目中完美的标准画的。就算黄少天对画画一窍不通,也看得出这画开了十八层粉丝滤镜,帅的惊天地泣鬼神。

黄少天的心情微妙的处在”Master居然是叶修的迷弟要不要跟他讲讲叶修的故事”和”回头告诉叶修你有个好厉害的后辈喜欢你”之间。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神。

 

喻文州小时候,和荣耀大陆的大部分孩子一样,是看斗神拳皇剑圣枪王他们的故事长大的。孩子里最有人气的总是叶修,荣耀大陆的拓荒者,24职业战斗技巧和战术运用的奠基人,喻文州稍大一点在蓝雨学习战斗能力的时候,那些教习用的法术和战术依然是以叶修当年的奠基为基本的。一千年来,尽管本体早已进入英灵殿,这个人的思想依旧在荣耀大陆上熠熠生辉。

喻文州对叶修留下的资料之丰富感到惊叹,也找了不少叶修的生平故事来看。在别人的眼里,他连进蓝雨本家的资格都没有的时候,他却梦想着极其遥远的事。不止是进入蓝雨本家,不止是当上蓝溪阁的主人,甚至不止是成为最优秀的术士,而是---

他想要挑战神。

神站在高高的天际,他的背影远在天边。每当喻文州钻研那些复杂的战术资料的时候,都仿佛看到神在问他,能跟上来吗。

不是能不能,而是一定。

一定要站到和他一样的地方,直视他的眼睛。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喻文州想,如果能够站在神的旁边,神也许会因此露出笑容。

 

圣杯战争开始了。

在夜晚的星光下,神打着伞,对他笑着说哟的时候------

他们的命运(fate)之轮转动了。

 

这个夜晚的巡查,喻文州碰到了Caster楚云秀和李华。对面看起来缺乏战意,喻文州也希望优先收集情报。

“第七个特殊职介的Servant?”楚云秀撩了撩头发,”我们也还没碰到他。之前我们在河对岸打过江波涛,和Archer远程对轰了就撤了。”

楚云秀点了支烟,她吐出一口烟气。

红色的烟头明明灭灭,烟气缭绕。

 

喻文州看到烟,略微有点触动。好像是他喜欢的东西吧?

 “Caster,你对精神守护性质的魔术有没有了解。”

楚云秀看了他一眼:”我作为实战系的法师,比较擅长大规模杀伤性的法术,守护性质的基本职业是牧师,教会里比较多。”

教会?

这一届教会的主人是张新杰,还是喻文州早年认识的伙伴。

记忆重现一类的能力,属于精神守护性质的魔术。

 

告别楚云秀回去的路上,黄少天按捺不住之前看到画像的好奇心,起了个头说起来:”Master,我们这次碰到过孙翔和楚云秀了,之前在英灵殿也和他们打过的。不过我打的最多的是叶修!”

喻文州嗯了一声,这几天接触黄少天也有了解,Master属于不把心情写在脸上的那种,反应平淡不代表不感兴趣,就继续讲了下去:

“叶修会各种职业技能打起来超麻烦,比如什么落花掌接拔刀斩,简直就是几个职业配合,之前坑我一脸,幸好下次我用落英式坑回来了哈哈哈哈。”

 

喻文州的脚步停住了。

他之前,犯了一个错误。

特殊职介,不一定是Ruler,Avenger,Watcher这些。

也可以是,没有职介。

因为没有职介这个方式很早以前被认为缺乏爆发性高伤,不适合参战,”那个人”以前几次被召唤也都是有职介的,喻文州也一时没有细想这种可能性。

 

Servant的职介本来就是按照战斗能力分配。如果有人能力全面具备多重适性,自然会没有职介,也是同时具有多个职介的固有能力。

 

手背上的令咒火辣辣的疼。似乎因为想明白这事,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这种”没有职介”的人,也叫散人,历史上留名的只有一个。

他梦想着站在他身边,已经很多年了。

  

和张新杰约好的时间,喻文州走进了教会。黄少天守在教会外面,迎击可能的敌人。

 

礼拜堂很宽敞,高高的穹顶上镶嵌着彩色玻璃,排成天使的画面。

张新杰穿着白色的牧师袍,袍子上镶满符文,手握银色十字架。他指挥喻文州坐好,闭上眼睛,进入深思状态,念诵唱词。

“诸天乃主之荣耀,天空乃神之伟业…”

 

白色的光芒包围了喻文州。

喻文州感觉仿佛泡在温水里一般,暖洋洋的舒服。

他看见了曾经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宛如走马灯一般。

“哟,被一个厉害的Master抽到了。”他记忆里见过的银色盔甲,红色围巾的人打着一把伞,笑着看着他,他们之间连接着Master和Servant的契约线。

他的伞变幻成剑,矛和枪。

“我的背后就交给你了。”

他的炮弹和他的咒术一起落下。

“后撤,六点钟,束缚术”

 

在梦里看见了他的记忆。

举起兴欣的旗帜,开拓荣耀的荒原。

无数人将他作为神来赞颂。

 

“神不是那种长着翅膀,让你上香的东西。”他说。

“而是为了人去战斗的存在。”

 

 “这里是你和我的圣杯战争。”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喜欢你,是所有的你。”

 

在这个教堂里,他们就在这个地方,天使的双翼之下。

被那个人的气息包围着,铺天盖地,仿佛整个世界的光芒都凝聚。

那个人侧过头,对他笑着说:

“---------------”

他的眼睛澄澈的如同青空。即使经过了英灵座的千年岁月,依然纯粹又温柔。

 

喻文州和当时一样地愣住了。

喻文州已经理解自己和他之间的感情。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想过,要和对方拥有怎样的未来。

那个人已经是真正的神,不用再经历人世间的挣扎,只要在英灵座俯瞰众生。

他不能够因为自己喜欢,就拉他一起走完今生。他们有过这段短暂的契约,一起度过美好的十来天,成为他今生最珍贵的回忆,就可以了。

可是那个人却向他,提出了缔结一生的契约。

喻文州的眼眶有点热,他看着对方的脸一点点接近,直到他闭上眼睛。

 

那边黄少天在教堂外,感觉到什么人正在迅速接近。

他按紧了剑柄,如同一只猎豹一般,悄然俯身,借着障碍物潜行,拦截对方的路线。

 

对方接近。

黄少天拔剑。

冰雨的光芒凌厉地劈开了他们之间的空间。对面格挡反击,黄少天剑尖一转,上挑,突刺-----

剑刃走空了。

黄少天骤然回头,只看到红围巾的一角掠过。

“叶修???你怎么在这里?出来!”

如果是平常的叶修,没那么容易从黄少天这里一击脱身。不过现在他兼具了Assassin的保有能力隐匿行踪,借着这点职介特权骗过了黄少天的剑。

“保护好文州啊,我有点事找他。”风里只传来叶修的声音。

“滚滚滚,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了,叶修你个没下限的别想强抢令咒啊。”黄少天张牙舞爪的嘴炮了几句,继续守在门外。

作为叶修长期的好友,黄少天当然相信叶修不是去杀人灭口的,也看的出叶修和喻文州是认识的。自己这阵子都跟在喻文州左右,压根没见过叶修。就喻文州的笔记本来看,圣杯战争之前他们也不可能认识。

那么,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联系喻文州初见时怎么都有点奇怪的态度,黄少天直觉到了什么。

  

张新杰本来回礼拜堂后面去了,过一会儿又转出来,把一个盒子交给喻文州。

“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

 

喻文州瞬间理解了那个人是谁。

专门送过来,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那是一枚银色的指环。

刚好贴合他无名指的尺寸。

指环上刻着两个字母,yx。

喻文州摩挲着指环,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叶修在联盟市最高的楼顶,沐浴着月光,拄着伞,望着下面的万家灯火出神。

月光中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身影,Rider王杰希骑着扫把从天而降,毫不留情的一记扫把旋风的杀招。而他简单的一步向斜前方,就躲开了旋风的直击。王杰希没有再追加攻击,他认出了对方:”叶修?”

“大眼你倒是记得我。”叶修说。

王杰希皱眉:”你就是第七个Servant吗。你在这地方只有我能看到,找我什么事?”

”哎大眼,我来给你剧透这次圣杯战争的结局吧。”叶修说

叶修讲了一堆,王杰希冷冷地问:”所以说,现在我们是处于一个无限循环的世界中?”

“是的,”叶修说,”直到他----”他向着市中心蓝溪阁的位置扬了扬下巴,眼里一闪而过几分骄傲又眷恋的味道,”破解为止,这个局面都将永远循环下去。”

“毕竟是你发动的循环。”王杰希说。

“大眼,帮我个忙呗,给他传个话。”叶修说。

“你倒是从来不肯吃亏。”王杰希听完,扫把一扬,再次冲上天空。

王杰希在空中转弯的时候,又看到了叶修。他此时坐在楼顶,对着月光,看着一个银色的指环。

Servant的视力远远超出人类。尽管远离了几十米,王杰希还是看到,指环上刻着的三个字母,ywz。

魔术师的身影很快隐没在天际的云层中。 

 

第七天晚上。

当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再次在街上巡逻的时候,就看到王杰希停在他们的路上,

黄少天立马拦在前面,面色不善的看着王杰希,王杰希说:”我只找喻文州,说几句。”

 

“他跟你说,圣杯在市郊的山上。”王杰希简单粗暴的转述,”那个已经被污染了。”

喻文州并不意外:”果然是圣杯出了问题。”他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他怎么样?”

“他挺好的。”王杰希说,”现在时间到了,下一次该分出胜负了。”

时间到了?喻文州没有十分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这时候周围的空间扭曲起来,整个世界似乎都开始崩塌。

王杰希的声音遥遥的传来:”本来,圣杯战争结束于第七天,也是你存活的终点----现在,七天到了,在下一次轮回里加油吧。”

一切都黑了下去。

 

 

五-幕间

对叶修而言,他人的情感,原本不是他会倾注特别多注意力的东西。

苏沐橙就曾经吐槽叶修说,好难想象他喜欢一个人的样子。

叶修表示卫星射线配合下鬼阵敲死那个boss大家回家吃饭。

苏沐橙架着炮筒乐不可支,没点破他那点回避:”你喜欢谁的时候,就会想和他拥有未来。”

 

相比想要痛快的打一场的黄少天,想守护微草未来的王杰希,想回应合适的Master召唤的周泽楷,叶修参加圣杯战争的原因也很纯粹,磨炼战斗技巧,获得胜利,认识优秀的后辈,有必要的话指引一下他的人生道路。

 

喻文州对他而言,一开始就是那个特别出色的年轻人。

相处十分舒服,能感受到对方在交际上的高情商,接着是一起战斗的默契,给予的充分信任和战术高度上的不谋而合,再然后,是看到他在任何逆境下保持的极度冷静,设计和反击。

叶修和很多人搭过档,自然明白,实战里最难的不是技术,而是心理。因为对方的强大超出想象,或者事态的发展超出预计,产生瞬间的动摇,产生对胜利的怀疑,都是人之本性。

喻文州仿佛不拥有这种本性。无论什么时候,战场上的他都沉静的像千年不化的冰山。

 

叶修做了一个梦。Master和Servant之间的契约线,让他可以看见对方的记忆。

他看到十几岁的,不被看好的喻文州,1v1正面战斗存在明显的问题,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只能做蓝雨分家跑腿的。

十几岁的少年长时间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研究那些晦涩的战术。和小伙伴们打团战的时候,他总是被集火围殴,早早的第一个送出局。多么不利的局面,对他而言,也是习以为常的事。

他并非没有对未来的迷茫,但最终用信念跨越了迷茫。

他的梦想里,一直有着名为叶修的存在。


后来他们打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拉了黄少天作为同盟,叶修+喻文州+黄少天+方锐大战周泽楷+江波涛+孙翔+肖时钦。

对面太强。叶修和喻文州设计了几天的战术,找到了胜利的方法,对方也确实掉进了坑里,却依然用强横的实力,发起了最猛烈的反扑。关键时刻叶修凭借高超的单兵战斗能力保住了胜利,黄少天孙翔周泽楷全部回归英灵座,叶修重伤,无法维持身形。

那几天叶修一直躺在召唤阵上吸收魔力,看着喻文州躺在他旁边,因为他抽走大量魔力的缘故同样显得疲惫不堪,看过来的表情难得带上了一点裂痕。

叶修心里动了下,伸出手去。他现在移动依然挺艰难,挪了挪手,把自己的手指覆在喻文州的手指上。

 

在两人都恢复的差不多后,并肩站在蓝溪阁的天台上聊天。

 “我在正面作战里确实算不上顶级。”喻文州说,”之前造成了险情。如果改变一下应对方式,也许可以有更好的结局。”

他的样子是一贯的平静,之前疲倦时候那深深的,可以称之为百感交集的眼神仿佛只是叶修的错觉。

“文州,战斗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叶修说,”没必要归为你的责任。”

喻文州没有回答。叶修自顾自的说下去。

“你其实可以不用这样。这不是处理蓝雨的事务,是你和我的圣杯战争。”

喻文州侧过头去,叶修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这样会比较好。”他轻声说。作为蓝雨的基石,最优秀Servant的Master,从很早以前,就失去软弱或者犹豫的自由。

于是叶修选了个简单粗暴的办法,上前一步,抱住他。

他们之前无数次的身体接触,战斗,这是第一次,满含感情的拥抱。

也是最温柔的一次。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喜欢你,是所有的你。”

 

很多年以前,喻文州看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清楚的知道世界需要怎么样的他,人们喜欢怎么样的他。那些不被作为”蓝雨的基石”需要的东西,都被他深深的隐藏起来。永远是那个完美无缺的喻文州。

可是现在,有人将那些不完美的部分一样视若珍宝地捧起。

于是完整的喻文州终于有了归处。

 

圣杯战争很快将走向终点,圣杯战争结束的时候,就是他们分离的时候。

结下的羁绊,都将在那一刻随风而去。

 

叶修想一直注视着他的人生。不止是作为Master和Servant结下羁绊的十几天,还有他之后的整个人生。想看他可以走到什么样的地方,创造怎么样的奇迹。

在第二次的人生里,依然想和某个人拥有未来。这就是苏沐橙说的喜欢吧?

 

最后他们没有迎来美好的结局。

圣杯已经被污染,他们需要拆除圣杯,一路上和圣杯引来的各种污秽和骸骨战斗。杀到圣杯面前时,两个人都已经很难应对长线战斗。

最快最强的输出,是Assassin职介的舍命一击。

喻文州举起了右手。

“以令咒下令,叶修,使用所有魔力,舍命一击,破坏圣杯。”

舍命一击,燃烧自己的生命力---也就是魔力---形成的最强一击。为了给出足够的输出,这一击将榨干他们所有残存的生命力。

舍命一击的光辉宛如流星,吞没了大圣杯。

 

多次参与圣杯战争的叶修,当然有着自己被杀死,或者Master被杀死的觉悟。

这一刻,挣扎着托住喻文州倒下的身体,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喻文州只在他面前有的,脸红的表情,无语的表情,甚至带着泪光的---

对于名为叶修的神来说,原本是微小而短暂的七天里的回忆。

 

叶修向着天空,伸出手去。

魔法的光芒从他指尖闪动着。时间线流动,世界以他为核心震颤起来,想要抹杀这个修改时间线的人。

想要救他。

想要再看到他的脸。

想要如同之前允诺的那样,为他战斗。

人是不能复活的,即使神也做不到复活人。

但是可以让时间倒流,让这场命运(fate)重新开始。

 “加油呐,文州。”

Servant能力逐渐褪去的叶修,看着世界为了修正”喻文州的Servant消失”的bug,将Saber黄少天分配给了喻文州; 已经回归英灵座的英灵们回到日常,开始无尽的圣杯战争。

如果是我们的话,一定可以找到这场循环的结束,唯一的胜利的出口----

 

 

喻文州睁开眼睛。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对着蓝溪阁熟悉无比的浅蓝色天花板。

“Master你醒了啊,天都快黑了,准备去打圣杯战争吧我等不及了,今天一定要把他们都pk掉。”

第三次,被送回了一切的起点。

 

要找到叶修。

要赢得这场圣杯战争。

要走出这无限的循环。

这是对他而言早已确定的目标。

不管是回档,还是失败,都不能阻止他继续前进。

 

从喻文州家,蓝溪阁,到圣杯所在的山,需要穿过半个市区,经过一座大桥,再穿过一片市郊,到山上。喻文州以前巡逻一般是不会过桥的,毕竟桥算是市区和市郊的分界线,而且更重要的,桥那边是轮回的地盘。轮回这几年十分霸气,一方面占据了通往圣杯的路,一方面召唤了被认为是最强之一的周泽楷,上一次回档前去找轮回打架的都没讨得什么好。

 

周泽楷是很难正面硬刚的对手。恢复了记忆的喻文州很清楚的记得上次他是怎么撕裂了陷阱的。

不过既然叶修传来了这样的话,他也无论如何应该去一下现场。

 

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上桥的一刻,周泽楷的枪声就响了。

双方在桥上展开激战,剑光,枪声,波动阵和诅咒吞没了桥面。周泽楷的中远程攻击让他能在攻击黄少天的空隙里往喻文州那边送几颗子弹,使得喻文州的情况一直相当危险。

黄少天进攻,试图将周泽楷压制在近战距离内解决,但作为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他的风格确实不太擅长这种正面主攻。周泽楷抓到一个机会,拉开距离,几个起落,一枪击向了喻文州。

子弹迎面飞来。

喻文州抬起眼,正视扑面而来的,一秒之后的死亡。

无数场景瞬间在他眼前闪回,宛如临死前的走马灯。

一样的夜晚,一样的大桥,光剑和波动阵的光辉。

一样的迎面袭来的子弹。

谁和他一起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谁给他戴上了指环。

谁接纳了他的一切。

谁为了拯救他,开启了这个无尽的轮回。

 “叶----------”

一个字从嘴里吐出来,仿佛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那个名字。

“修--------------”

轰。

子弹和什么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一个人挡在他面前,伞面撑开,顶着前方的压力,子弹打在伞面上,火花四溅。

那个人回过头来,嘴角微微挑起。

“好久不见了,文州。”

整个战场似乎都只剩下他被火花照亮的笑容。

 

 

 七

“你之前一直避开我,我们不是想见就能见的状况吧。”

“确实,我是这次无限循环的发起人,你是循环的基点,我们碰面容易造成时空崩坏,这次循环重新回到起点。”

“那你现在---”

“你喊我了,我当然过来。” 叶修带着理所当然的表情。

 

那天叶修来了后,跟周泽楷江波涛喊了几句话,之后就带喻文州撤退了。

 

“还有六天。”叶修说,”我们最后一天晚上动手,拆除圣杯。接下来和所有Master和Servant商量一下分工。”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比较忙碌,叶修喻文州黄少天都行动起来联系其他Master和Servant,说明情况,制定策略。

 

第七天。

所有的前期准备都已经做好,就等着晚上的行动。

喻文州和叶修在傍晚出去吃了个饭。然后在街上随意的散散步。

太阳即将落下,夕阳的光辉暖暖的笼罩着两人。

“都想起来了?”叶修握着他的手。

“嗯,”喻文州说,”想起我很早以前就憧憬你,真的碰到后,觉得和想的有点不一样,但是更喜欢了。”

“我喜欢你的时间短了很多,”叶修说,”不公平。”他用力握了握喻文州的手,"我以后要比你喜欢我更喜欢你一点。"

喻文州噗地笑了: "那你可能没有这个机会。"

随意地说着,打发战前的时光。

 

8点,两人回家休息,最后检查一遍各自的武器,确认下魔力流通。

10点,准时出门。

喻文州在衣服上预先划下了强化速度的法术,出门立刻发动,两人提速往圣杯的地点奔去。

圣杯不甘于被拆的命运,随着他俩的行动,就和最初那次一样,无数全身覆盖着黑暗的,看不出形状的东西从黑暗里扑了过来。这些都是荣耀大陆上多年累积下来的污秽和怨灵。所幸它们还不会飞,如同成群野兽一般奔跑着冲锋。

“嗷嗷嗷----”

Berserker孙哲平的吼声突破天际,怒血狂涛席卷了整条街道,瞬间,一条街被清场。

叶修和喻文州紧跟在孙哲平身后,Berserker吼叫着,旋风一般挥舞着重剑,为他们杀开一条道路。屋顶上,张佳乐跳跃着在他们的侧面,不时扔出几个手雷。

 

穿过市区,圣杯在河对岸,两人跑上大桥,孙哲平和张佳乐背靠背站在原地,继续清理市区的怨灵们。一大堆污秽跟在叶修和喻文州之后跑上大桥。桥的宽度就这点,本来四面八方的怨灵被压缩在了比较狭窄的桥上。

Lancer孙翔站在大桥中央,手提乌黑的战矛,多少有点不服气的看了一眼奔跑来的叶修。

“加油啊,年轻人。”叶修一边千机伞矛形态打发了几个扑的太近的骸骨。

孙翔哼了一声,在喻文州和叶修和他擦肩而过时,斗气澎湃而起,却邪黑金色的光辉照亮了天际。

斗破山河。

魔法斗气汹涌着将一大堆怨灵绞成碎片。

肖时钦在桥头,排开了一排的机械人,拦住孙翔那边几个漏网过来的,喻文州和肖时钦打个招呼,继续向前。

 

孙翔拦住了从桥上通过的敌人们,还有不少怨灵选择了从河里游过来,虽然速度远远比不上陆地,也依然追进他们的目标。

天雷地火。

Caster楚云秀站在桥下,大范围杀伤性魔法源源不断的丢出,火光和闪电覆盖了大片的河面。李华握着匕首站在她身后,消灭靠近的敌人。

 叶修远远的向楚云秀比了个大拇指。

 

因为孙翔和楚云秀的努力,过了河后压力骤然减轻,没有那么漫山遍野的大堆怨灵了。但还是有一些异常强壮的怨灵,突破了防线,虽然数量比较少,但都是怨灵里的精英怪。

 

轰轰轰。

追的最近的几个怨灵一瞬间都被爆了头。

Archer周泽楷站在联盟市最高的楼顶,这个地方全市一览无遗,他手握双枪,不间断的发射强力的子弹,他的风衣在夜风里猎猎飞扬。

  “小周干的漂亮。”叶修边跑边说。喻文州学着叶修刚才的动作,向高楼那边比了个大拇指。周泽楷朝天鸣了一枪,以示回应。江波涛的声音也随着魔力送过来:”前辈们加油喽,这边就交给我们了。”

 

圣杯就在市郊的山上。他们来到山下。这里已经聚集起了大量的骸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点点星光从天而降。

Rider王杰希挥舞着扫把,旋风一般扫开大批聚集的骸骨。

 

“哎哟大眼,你一个人搞定好了。”叶修不忘打招呼。

“别废话了,赶紧走。”王杰希说。

 

叶修和喻文州往山上奔跑,山路宽度有限,能接近的敌人也十分有限,两人轻松地把拦在前面的打发了,但旁边和后面跟着一串就没法好好解决了。

山顶,圣杯就在前方。

Saber黄少天,已经守在了最后的山路上。

“老叶,Master,你们去吧,我不会放他们进来的。”金发的剑士伸出双手握拳,分别指向叶修和喻文州。

叶修和喻文州不约而同的也伸手成拳,分别和黄少天的拳头相抵。

----能成为你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能成为你的Master,真是太好了。

 

叶修和喻文州跑向了圣杯,黄少天拔剑,冰雨上流淌着淡然的冷光。

“好了好了看本剑圣的英姿,可惜你们这些渣渣也看不懂,就在这里把你们收拾掉。”黄少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地挡着山路,起手幻影无形剑,刷刷刷的攻向四面八方的敌人。

 

 

叶修和喻文州站在大圣杯前。

这一次,不再是需要用舍命一击去应对的情况。因着其他英灵的共同努力,他们走到了胜利的门槛前。

“叶修,我以所有的魔力托付你------破坏圣杯。”

 

千机伞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本来,千机伞不能发出过于强力的大招。

然而在令咒的作用下,它爆发了最高阶的招数。

伏龙翔天----

龙头叼住了大圣杯,魔法斗气爆炸,一片绚丽的光芒。

 

市区里的钟声响了12下,遥遥的传到了山顶。第七个夜晚终于过去,时间向前移动,不再停留在反复的7天里。

 

 

尾声

“我们研究了三天怎么在圣杯战争之后留着契约线,你现在告诉我补魔更有效率?”喻文州说,自己以前憧憬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叶修好没下限的。

“你答应过我的,没跑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这----”后面的话没能说下去。

 

曾经,在教堂里,在天使的双翼下,叶修对喻文州说,让我和你一起度过一生吧。

喻文州回答说,好。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