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 无法传达的爱恋

异地恋,和白2没有关系,真的。

第四赛季。

喻文州从休息室回来,身后跟着蓝雨队员们,看到叶修在选手通道里抽着烟。
刚刚蓝雨输给了嘉世,索克萨尔被贴身打爆。发布会上喻文州被一圈记者围攻是否职业素养不足。
“喻队。”叶修挥挥手算打招呼。
这是他们之间从未有过的称呼。后来称呼从喻文州到文州到用不着称呼,依然只有那一次叶修喊了他的职位。
喻文州的心里好像被什么悄悄的拉扯了一下。
“叶队好。”他说。

第六赛季。

冠军,蓝雨。
喻文州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叶修,原来夺冠是这样甜蜜充实的感觉,再有几次都不会腻。
蓝雨当晚就全队放飞出去high,都喝了一点酒,有点微醺,在ktv鬼哭狼嚎的唱歌,把所有的开心都吼出来。
轮到喻文州的时候有人起哄队长唱情歌啊,一定好听。
喻文州唱了一首很俗的流年。队员们啪啪啪地挥舞着手铃助威起哄。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喻文州好像看到某个抽着烟的身影在他面前,只要伸出手,就可以碰到他熟悉的眉眼。
这首歌大概可以长一点,这个幻觉仿佛就不会结束。

第八赛季。

又刷完一个十区记录的叶修打了个哈欠。
“还差一点毒针,就要35级。”他在qq对话框里写道。十年前,他曾经也是这样在网游里讨着生活。其实千机伞的升级进度什么的,从来没必要向谁汇报。
这是h市的凌晨,外面亮着昏黄的路灯,静悄悄的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网吧缭绕的烟雾和屏幕泛着的白光昭示着存在一事。
g市的人也在休息,叶修想着喻文州熟睡的样子,不觉微微扬起嘴角。
qq果然没有回音。

决赛结束。
这一次蓝雨输了。
蓝雨全队气氛压抑,连黄少天都不想说话。
从发布会下来的喻文州想看手机qq,又不敢看。
他想,至少要等一个人的时候看。不能在蓝雨队友们面前情绪失控。
回g市的飞机就要起飞,头等舱都是一个人的座位,并不会有人看到他。犹豫了几秒,喻文州点开了qq。
“我来看你。”很简短。
关机,飞机起飞,重力加速度下喻文州感到眼睛里的液体都在往下垂,漫漫地没过眼眶。
无人注意。

第九赛季。

兴欣通过挑战赛升级成功。
“又能碰上了。”喻文州说。
他们聊了好久,一时都不知道说啥了,耳机里只有彼此细细的呼吸声。
.........这么听着的叶修突然呼吸重了点,那边就传来喻文州轻轻的笑,痒痒地挠着他的心。
“睡吧。”
“睡了。”
结果叶修没睡着。
他翻了几次身,有点放弃地想,不如刷夜去抢个boss。
原来不想着荣耀的时候,可以想着另一个人。

第十赛季。

季后赛,兴欣vs蓝雨两场结束。
刚刚挑翻了一屋子记者的喻文州,在蓝雨休息室里宣布战队解散,夏天开始了。
队友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很快留下喻文州一个人。喻文州静了一会儿,推门出去。
就和很多次赛后一样,他看见叶修靠在过道里等他。
“不留你了。”走近叶修,他说。
然后他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带着烟草涩涩的气息。
“夺冠吧。”贴着叶修的耳边喻文州说,他很庆幸拥抱的时候看不到彼此的脸,因为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只能形容为酸涩,不是那种被人期待的,温和平淡的笑着祝福对手的表情。
只有在喜欢的人这里,不用这样努力,做被世界喜欢的自己。
“好。”

兴欣夺冠。
叶修确实累了。有那么几天,过着吃了睡,睡了吃,醒着就发呆的生活,没有精力想什么,做什么。
然后上林苑的房门推开,他看到了喻文州。

叶修感觉自己好像又活过来了。心脏砰砰地跳动,血液流向四肢百骸,冲刷着所有神经末梢。
空气里是清晰的两个人呼吸的声音。

他们谈了很久,关于未来。
“我打算去联盟。”喻文州说。
“我准备回家。”叶修说。

这场相距千里的,无法传达的爱恋,终将在几年之后,迎来光明的结局。
在这之前,心照不宣的,欠着一句我爱你。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