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lory 荣耀圣杯战争 二

序章 http://rinasuka.lofter.com/post/1cf9a022_1015fe8e

一章 http://rinasuka.lofter.com/post/1cf9a022_101d224f

战斗大量参考自蝴蝶蓝原文


(二) Only a Distant Dream梦之彼岸

Saber黄少天摆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实际正在脑内交流打哪个。Assassin和Archer都是黄少天心心念念想交手的对象,但傻子才主动上去一挑二。

“打Archer。”不知道躲在那里的方锐立马做了决定。

方锐和喻文州是十几岁时候互砸无数次死亡之门和闪光百裂的交情,倒不是方锐念旧留手,而是他很清楚眼前的喻文州虽然看起来很虚弱,实际上什么时候就会亮出獠牙狠咬你一口。相比下Archer的Master不在身边,无论如何也是少一个变数。

 

Saber黄少天三段斩开路,冲向周泽楷,Archer立刻一个滑铲后退,同时双枪射击。Saber身形晃动,剑影步,七个身影被他控制的完美无缺,一起贴上。这时候,叶修也已经放下喻文州,千机伞一抖,几个移动技能一施展就杀上来。方锐一副猥琐的姿态贴着屋檐翻上屋顶,开了一个念气罩,把自己和喻文州都罩在里面。

周泽楷发动枪炮武术,体术和子弹同时向黄少天的剑影步们发动了攻击,看起来他顾不上叶修的进攻角度。而叶修冲锋的路线上,空气里突然浮起一个电球似的东西,一片空间扭曲,炸裂——

是令咒的瞬间移动。

电球里,一柄叶修熟悉无比的,漆黑的战矛递出,斗气咆哮而起。叶修急速扭身闪避,战矛追着他的身影,和千机伞重重交错。战矛判定更强,叶修都被逼的倒退两步。

战矛却邪。

Lancer孙翔,通过令咒移动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他显然是站在周泽楷一边的。

 

此刻的联盟市区里,江波涛放下右手,手背上一枚令咒光芒黯淡下去,消散。

“这个诚意足够吧?”江波涛说。

对面,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如果指示是干掉一个的话更好。”

江波涛微笑,“合作愉快。”

 

霸碎。

Lancer孙翔的战矛横扫,Assassin叶修拔刀,崩山击,跳过霸碎的凌厉一击。孙翔战矛扬起,强龙压。叶修影分身躲过,随即还以圆旋波动剑。

然后孙翔一个豪龙破军——跑了。

没有Master支援的Lancer和Archer并不适合恋战,Lancer的豪龙破军顺便逼退黄少天,Archer周泽楷也麻利的飞枪跑路。两骑的身影很快随着枪声远去,没讨到多少便宜的Saber黄少天收剑过来,突然有点惊讶地看着喻文州。

“我们是初次见面么?不对以前见过的?咦你想不起我来吗?上次也是联盟市……”

喻文州脸上有点茫然,心下飞快思考着,黄少天又不是现世的人,如果可能有什么交集,那就是十年前。那次圣杯战争喻文州仅限于看过资料,如果自己回忆那段时间,感觉度过的只是日常的每一天,没有留下什么印象。这对于不是那期参战者的喻文州来说很正常,所以他从未觉得哪里不对。现在黄少天把“可能以前就牵涉过圣杯战争”这个问题抛出来的时刻,喻文州第一次意识到他的记忆可能哪里出了问题。

黄少天说着说着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叶修,叶修说:“是啊,就是这样。”

“所以按理现在不是应该想起来了?”黄少天一脸困惑,“靠靠靠你当年干了什么?”

叶修理直气壮的回避了这个问题:“回家了,没见我Master还伤着呢。”

气氛一时有些僵硬。

“你们也过来蓝雨吧。”尽管处在对当年事情的惊讶中,喻文州还是很敏锐的把握了当前的重点。

“结盟?”方锐立马跟上思路。

“是。”喻文州说,“到打败Archer和Lancer为止的同盟。”

 

叶修和黄少天坐在蓝溪阁屋顶上,就差没一人一瓶酒对着吹水。都来蓝溪阁后喻文州丢了几个自我修复的法术睡觉去了,方锐也打着哈欠扒拉地方睡觉,只剩下叶修和黄少天这俩不用休息的英灵。黄少天首选PK被回绝后,这会儿精神抖擞地聊天。叶修很怀疑黄少天同意结盟的原因就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听众,毕竟方锐作为敌进我退的猥琐流的忠实用户,多半会选择和现在一样找借口下线遁。

 

“叶修你都干了点什么?就算上次是你搞得记忆封锁现在他人也参战了,他怎么还什么都不知道,真不是你没控制好精神系力道把人弄傻了?”黄少天说。

“你以为是你啊?”叶修说。

黄少天顿时大怒:“能不提这个!”

十年前上次圣杯战争的时候,有一天凌晨黄少天和Archer苏沐橙在路上对轰,不慎把一个早起的拾荒者牵涉了进来。

外人是不应该被牵涉进圣杯战争的,黄少天就停手给那个叫莫凡的拾荒者下精神暗示,想让他以为看到的是幻觉。

结果并没有起什么用,还被莫凡当抢劫的砍了两下。

最后还是笑场的苏沐橙完成了暗示,虽然黄少天作为剑客不熟精神操作,但暗示这种简单的技巧也玩脱算得上英灵座笑谈了。

“那你现在会暗示了?”叶修继续捅刀。

黄少天生硬的扭转了话题:“那你的记忆解封条件设定了什么?哪天他莫名其妙想起来岂不是全市都乱套了。”

“你担心什么?人servant是我。”

“拆了联盟市我跑的掉?说起来蓝雨的不是应该首选召唤本剑圣我吗。圣杯战争又没规定一个人只能占一个职介,Saber的我和Assassin的我同时出现,推平你们,哎呀想想真带感。”黄少天脑洞的很开心。

叶修不用脑补都知道,那一定是参战的其他人的噩梦。“圣杯又不是想不开,还想被吵死啊。”

“叶修,拔刀吧,私人恩怨,单挑。”

 

喻文州睁开眼睛。

他看到一模一样的,湛蓝的天空,大地和他生活的有些不同。路边的房屋是少见的建筑风格,来来去去的人们穿着古朴的衣装。

喻文州意识到,这是叶修的记忆。

这里是1000年前,荣耀初兴时候的荣耀大陆。(喻看叶记忆就当是上帝视角吧)

他看见16岁的叶修,年轻的脸上还有着细细的绒毛,有着简单明亮的笑容。一名史上没有记载的神枪手在他左右,商量着怎么一起征服世界。

18岁的叶修,独自一人扛着战矛,踏上征程。他的眼睛里还没有褪去悲伤,脚下的道路泥泞漫长。

20岁的叶修,一杆乌黑的战矛却邪大杀四方,指点江山,意气风发,震动整个荣耀大陆。

24岁的叶修,收到了同伴们背离的眼神。

25岁的叶修,背着一把故人的伞,走进了一家小小的叫兴欣的客栈。

27岁的叶修,伫立于嘉世的废墟之上,再一次君临天下。

 

对于叶修出走嘉世创建兴欣回头团灭嘉世的事,传说里一向语焉不详,那些被团灭的着实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叶修本人对此也没发表什么点评。(本文设定里孙翔和肖时钦不是和叶修一个时代的人,叶修当时的嘉世确实没啥著名人物)

现在看着叶修的记忆,喻文州明白他不是避而不谈,是真的不在乎。他在乎荣耀,在乎自己的家族责任,却从未在乎过那种背叛。旧嘉世人在他记忆里面目模糊,留下的印象也只有分别是什么职业,战斗打的怎么样。

喻文州看着他专心的,挥着千机伞驰骋的日子。看着他眺望和千年以后一样的蓝色的天空,风吹起他身边兴欣的旗帜。那些记忆如同一场盛大的走马灯,整个世界都泛着柔和的光晕,只有叶修是世界中心最清晰的光。喻文州相信,那一定是属于叶修灵魂的光辉。

那也是喻文州没有能参与的,叶修的人生。

 

 ----------------------------------------------

关于喻文州的记忆,被封闭的东西可以理解为一种慢性病,如果放着想不起来,未来会有一些问题,但起码眼下那些年不会发作。如果喻文州想起来,立刻变成急性病,不把问题彻底解决就无法收场的状态。


目前圣杯战争参与名单整理

Assassin叶修-喻文州

Saber黄少天-方锐

Lancer孙翔-江波涛

Archer周泽楷-张新杰

Rider王杰希-高英杰

Caster肖时钦-方学才

Berserker孙哲平-邹远

还未出场的谜之人士1

还未出场的谜之人士2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