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lory 荣耀圣杯战争 一

序章 http://rinasuka.lofter.com/post/1cf9a022_1015fe8e

战斗大量参考自蝴蝶蓝原文,再多就是我瞎写的,不要深究战斗细节。


(一)The Day It Began 开幕之时已至

 

圣杯战争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免费穿越还带送回的,基本所有英灵都乐意来体会一下现代生活。

这个基本有例外,比如叶修,被喻文州喊上出门参观城市考察地形的时候显得兴致缺缺。喻文州望着他扒拉一番自己衣柜把几件简单的衣服穿出一股痞气的慵懒,很是感慨了一番传说里那个杰克苏斗神形象的幻灭。

 

叶修,活跃在距今1000年前,荣耀刚刚兴起的时代。蓝雨,微草,霸图等大家族都创建于那个原初的时代。战无不胜的斗神叶修的传说千百年来一直是荣耀大陆小孩子们的睡前读物。睡前读物努力把叶修往杰克苏圣人方向描述,说那个叶修又温柔又勇敢又聪明又宽容又帅气又冷静……

等等,好像这些描述也没有错。

 

Assassin叶修开启了气息遮蔽,和喻文州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走着,探测整个城市。喻文州作为Master可以被敌人感知到,和他走太近一看叶修就是Servant就失去隐蔽的意义了。圣杯战争要避人耳目,大白天城市里人来人往的路上不用担心被突然袭击。

“出门就是联盟市中心商业区,有一幢最高的楼,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喻文州在高楼下的路边摊买了瓶水,叶修顺手逗一只路过的狗。两人之间的对话通过脑内Master和Servant的通道进行。(就是队内聊天频道)

“这是一条江,把城市分成两半,我们去对面要走传送阵。”喻文州站在江边的江滨公园眺望对岸,湿漉漉的江风吹过他的头发。同样的风吹过一百米外的叶修,叶修靠在栏杆上百无聊赖的回望蓝溪阁。
“过江这一带都是居民区,基本不能当做战斗地点。”喻文州坐在便利店里吃饭,叶修走进同一个店里买了一包烟,蹲在对面的街道上抽。

“这边是工厂区,夜间停业,可以巷战。”喻文州看向路边的玻璃门,玻璃门上映出叶修从身后走过的身影。

 

路上的人渐渐变得稀稀拉拉,两人远离了市区。

“那边是联盟市边缘的山,山脚是废弃的居民区,白天晚上都不太有人经过,可以大规模战斗。”

说着这句,喻文州停住了,一样感知到了异常的叶修迅速的向他靠近。

前方有其他Master和Servant存在。他们向喻文州发出了战斗的邀请,战斗地点就是废弃的居民区。

“上吧。”喻文州说。

 

夕阳挂在天边,废弃的居民区荒无人烟,连条狗都见不到。不用再介意暴露的两人放慢步伐并肩前进,叶修握住千机伞,喻文州也召唤出了灭神的诅咒。

“对方Master就在这一带。”喻文州观察着周围说。

嗡嗡嗡嗡,奇怪的声音划破空气。叶修脸色一变,拉起喻文州几个起落跳上屋顶。

 

前面,后面,机械魔偶密密麻麻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冲过来。捕食者,巡游者,机器人,应有尽有,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两人。

百米开外站着一个身影,戴着挂链眼镜,背着机械箱。Caster肖时钦在安全地带观察战场形势,一边指挥机械们上前战斗。

枪形态,格林机枪。子弹倾斜而下,扫飞眼前的一片机器人。叶修跳起,战矛挑起一个大捕食者甩出去,大捕食者撞上另一个巡游者倒在一起,千机伞再变剑模式,拔刀斩,将两个机械一起砍碎。

“想办法处理Caster。”喻文州丢出几个诅咒之箭补刀,“距离有点远,怎么移动?”

“你能应对的了这边就没问题。”叶修又一脚踢飞一个机器人。

“可以,我读个条。”

“他Master还没出现。”叶修扔出两个手雷。

“知道。”喻文州灭神的诅咒上泛起隐隐的光芒。

叶修千机伞一转,飞镰形态,升天阵!周围的机械们被尽数掀起,喻文州在这个空隙释放了死亡之门,无数黑色触手抓住了机械魔偶们往里拖。

千机伞盾形态,盾击。

但事实上,借着盾牌的掩护,叶修双手飞快的结印。

影分身术。

向着Caster的方向,移动!

滑铲、冲锋、冲撞刺击、弧光闪,敏捷A+的加持下叶修各种移动技能倾泻而出,飞速逼近Caster。Caster对这个速度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仓促之间抛出一个磁场线圈。砰! 叶修的战矛形态伞扎到,直接戳爆。Caster抢着这个空隙退出一步,轰轰轰,又是三枚反坦克炮,爆炸瞬间吞没了Caster的身影。

近身,战斗瞬间变成了一边倒。

 

喻文州那边。

幽魂缠绕,混乱之雨,一个一个技能从容的从喻文州的手杖上放出。他一个人其实限于施法速度很难应对,但Caster现在失去了对机械们的指挥,机械们靠自动战斗进行围攻,尽管不时有血花飞溅,但造成的杀伤力实在不算很高。

何况,挣扎着活下去这事,可以算喻文州过去20年人生的家常便饭。

 

Caster的Master还没有出现,袭击不会就这样结束。那边叶修已经控制了Caster,Master是时候行动了。

 

叶修连击Caster的视角可以看到,围攻喻文州的机械里多了一个身影,Caster的Master,之前藏身在屋下,如今借着机械们的掩护,欺身上前。而喻文州的施法速度已经被他催到了最快,接下来的袭击无法接下——

对叶修而言,此刻是选择继续杀Caster,还是放弃难得的近身机会回防?

只是一瞬,他递过去一句“当心”,继续连击Caster。

虽然喻文州那慢吞吞的施法,在一众Master里非常不够看,但叶修直觉的相信,实际战斗中,他会是非常出色的Master。

Caster的Master方学才匕首上光焰起落,借着喻文州正在读条挡捕食者的机会,穿心刺,袭向喻文州。

那一刻如同时间被无限延长一般,喻文州取消读条,放空了那边向他攻击的捕食者,瞬发的切割术向Caster的Master递出。穿心刺被格了一下去势不减,那几个捕食者的刀尖也刺破了喻文州的后背。而地面的几个被喻文州刻意留下的小机器人此刻一同爆炸,气浪将喻文州掀飞,飞下屋顶,也飞出了方学才的攻击范围。

尽管是几分钟的战斗,但喻文州已经掌握了小机器人们自动爆炸的时间和冲力。

现在是方学才陷入两难了:跳下屋顶就可以继续补刀,但那边Caster肖时钦已经先要撑不住了。

 

叶修一圆舞棍把Caster肖时钦又摔在地上,而Caster在他眼前突然化为幻影消失了。

是令咒的强制瞬移。

“撤退。”方学才说,转移到他身边的肖时钦抱起方学才,机械旋翼一开,迅速离开现场。

喻文州就倒在下面,但对他补刀的时间肯定够叶修赶回来的。

 

叶修几个技能狂奔回来,几下清完机械魔偶们的场。周围机械碎片散落一地,喻文州还倒在地上,身体自动开始修补创口。止血,止痛,表面平复,但内里的伤害不是那么快治愈完毕的。他现在坐起来也有点困难。

“看不出你是这么乱来的喻文州。”叶修站在喻文州身边说感叹。

“那也要你配合乱来啊。”喻文州软软的回答,说话有些使不上力。

“走。”叶修说,喻文州的情况显然不适合再打一场,留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有再被袭击的危险。

他抱起喻文州,飞身而起,向城市的方向奔跑。回到有人烟的地方就安全了。

“其实你那时候选择了相信我,我很高兴。”喻文州说,叶修说不上是责备还是赞同的看了他一眼。

 

然而奔跑间,叶修突然急停,一个漂亮的变向。

这一天,还没有结束。

一串子弹掠过他们身侧,方才踏过的地面溅起大量的碎石。

Archer在不远处现身,风衣飘扬,双枪并举,礼帽下是一张英俊而无表情的面庞。

刚才和Caster的战斗就10来分钟,Master没有那么快的移动速度到现场,Archer是开启单独行动赶来的。

形势非常不利。抱着喻文州势必无法进行战斗,但喻文州现在的情况难以自保。

就在叶修脑子里转了n个怎么脱身的念头时,又一个英灵伴随着大量的声音攻击出现了。

 

“初次见面Assassin的Master。哟叶修好久不见,你这次换武器啦,千机伞都带来了一定要pkpkpkpkpk,你的战矛我都打腻了不是豪龙破军就是伏龙翔天。Archer以前没见过,荒火碎霜?周泽楷?今天太爽了真是适合大闹一场啊!#$%&*)…”

 

精神不振的喻文州愣是给闹清醒了,看着Saber黄少天,情绪有点复杂。

十年前的第一次联盟市圣杯战争,魏堔的Servant就是黄少天。最后他们的圣杯战争没有成功。不过黄少天的战斗力得到了蓝雨的一致吹捧,这一次,蓝雨上下研究了召唤相性,认为目前联盟市有Master资质的人里,喻文州的相性最高,就算用那把普通的剑召唤黄少天也不难。

然而结果黄少天被其他人召唤了。

既然起决定作用的不是相性,那就是对面使用了更加指向性明确的圣遗物,比如冰雨。

剑圣身后几百年,冰雨实物早已不可考,可以使用的是冰雨的概念武器,把冰雨的概念附着在普通的剑上让它成为一把伪冰雨。这种概念武器的制作颇需运气,也需要对冰雨的了解。对方一定是和蓝雨有渊源的人,能理解冰雨这一概念本身。

那么——

“方锐。”喻文州的语气是肯定句,“Saber的Master。”

“啊哈哈哈哈,”Saber非常不给Master面子地笑了,“被秒发现了啊。要上了Master。”

夕阳即将落下,Saber在余晖之中微微蹲身,右手按住剑柄,全身肌肉紧绷,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柄行将出鞘的利剑,剑刃所指的方向,是Assassin也是Archer。

  

(1.5) 荣耀圣杯战争 幕间

崩山击,地裂斩,旋风斩。

Berserker挥舞着手里的重剑,地面都因为他的攻击翻卷过来。

Rider骑着扫把的身影在重剑的轨迹间灵活地穿梭着,不可思议的拉起又落下,扫把的点点银色星光散落在血气纵横之间。

双方的Master同样正在对战---Rider的Master也骑着扫把,挥手丢出几个星星射线和修鲁鲁。Berserker的Master摸出几个手雷,绚丽的光影隐藏了他的身形,

Berserker孙哲平,狂化造成一定的理性剥夺,但他的Master弹药师的打法,让他想起生前的一个伙伴。

曾经,他有一个朋友,那个人擅长用乱雷制造大片的光影,如同百花缭乱。他们联手纵横荣耀大陆十余年,光影铺满他的重剑所指的方向。

那是深入骨髓的记忆,那些战场上盛开的花,即使落入地狱,也能清晰的回想起来。

而他的Master学着这套打法,却显得不伦不类。

你不应该被迫模仿。

Berserker的Master邹远,百花的家主,一直背负着沉重的,成为张佳乐的期待。

孙哲平怒吼着,这种别扭对他而言无疑难以忍受,开启又一阶狂暴,十字斩接怒血狂涛,杀向Rider王杰希。

你应该走你自己的路。

就像Rider的Master高英杰,星光下飞翔的轨迹,和王杰希不同一样。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