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Glory 荣耀圣杯战争 序

fate系背景设定: 

这是一片荣耀大陆,普通人死了会转世轮回,生生不息。但有一种情况下人会脱离轮回,就是这人在这一世做出了轰轰烈烈的事,变成了让人传颂的著名人物,死后他就会脱离轮回,变成超越时间轴的更高一级的存在,叫做英灵,平时待在世界之外的英灵座上。有点类似于仙侠背景里人这辈子修仙修成了就不用转世而是飞升了一样。 

圣杯战争是七个Master(现世的人)召唤七个Servant(英灵)进行互相厮杀,最后留下来的一组获得圣杯的故事,本质就是七组人抢野图boss圣杯。

Master的战斗力差不多相当于10个普通人,Servant的战斗力相当于1000个普通人甚至更多,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但Master拥有对Servant的绝对控制权,所以一般M&S组队的思路就是Master负责战略,Servant负责战术和战斗。

参加圣杯战争的Servant相当于下界来打副本,在圣杯战争里受到损伤或者死了都不会影响他在英灵座的存在,就像副本死出来还原到门口一样。

战斗上的设定和荣耀里基本一致,只要不是直接打死了,奶回来都挺快,受重伤一天就能恢复。

  

警告:最后Servant都是要回英灵座的,一定会回去的。

good end。

 

Fate/Glory

凌晨一点。

荣耀大陆中华区首都联盟市,大家族蓝雨家主楼,蓝溪阁。

蓝雨家主喻文州站在空旷的大殿内,为了迎接圣杯战争,蓝雨本家人已经全部遣散至安全的地方,偌大的蓝溪阁里只剩他一个人。他的面前是水银绘就的魔法召唤阵,召唤阵前放着圣遗物——一柄古老的剑。

传说中,这是剑圣黄少天用过的剑。不过这剑一看就不是著名的冰雨,是黄少天成名之前用过的若干把普通的剑里的一把。

圣杯战争本身有优秀的地脉和构建圣杯的术式就能启动,传闻荣耀大陆遥远的各地曾多次举办圣杯战争,不过在联盟市史上仅仅是第二次。十年前,蓝雨的上任家主魏堔,微草的上任家主方士谦,霸图的上任家主韩文清合作在联盟市地脉刻画下复杂的术式,开启了圣杯战争。不过那次战争的结果十分惨烈,圣杯被战火波及,未能执行最后的许愿即告流产,魏堔不知所踪,传闻是死了。方士谦隐退,从此江湖不见。韩文清半隐退,交出霸图所有权柄,从此基本只作为霸图的打手存在。

 

时间流逝,喻文州感受着身体里荣耀的力量流转,是时候了,年轻术士的波长在这个凌晨达到了最契合地脉的水平。

 

他伸出右手向前,手背上早已刻下三枚鲜红的令咒——那是作为Master的证明。

“宣告。”

“汝之身听吾号令,吾之命运寄汝剑上。” 

“应圣杯之召,若顺此意、从此理则回应吧。”

“于此起誓,吾愿成就常世之善行,吾愿诛尽诸世之恶行。”

“汝身环绕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而至。”

“天秤的守护者啊——”

 

魔法阵中耀眼的光芒爆裂,喻文州自行停止了视觉,脸颊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灼热的风,连接起现世和英灵座。

光影散尽后,视觉恢复,然后眼前就会是传说中那位几百年前的剑圣——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喻文州呆住了。

 

“Servant Assassin,应从召唤而来。” 一个穿着不搭调的盔甲的男人肩上扛着一把伞,看起来像刚睡醒一般松松垮垮的站在他面前,看着喻文州凝固的表情,他用颇为欠扁的语气感叹,“Master,这是召唤出我高兴傻了?”

 

喻文州脑内信息量有点大,一时忘了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

眼前这个男人,恐怕全荣耀大陆都认识,一千年前荣耀初兴的时候风靡大陆的斗神叶修。虽然叶修的脸辨识度没那么高,但是千年来拿伞战斗的人只有这一个,现实里遇到那就是cosplay,被召唤出来一定是叶修本尊无误。

 

喻文州脑子里主要有三个问题:

 

第一,说好的黄少天的圣遗物呢? 这个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不问也罢。 

 

第二,说好的千机伞形态叶修召唤不能呢? 

叶修作为荣耀上古大神自然有在圣杯战争中被召唤的历史,事实上十年前联盟市的第一次圣杯战争就有叶修参与,他的几次出现都是以20岁左右的lancer形态被召唤,武器战矛却邪。这个二十八九岁的千机伞形态叶修一直被认为是缺乏自身愿望以及职介容器不符无法召唤。

 

第三,千机伞叶修的职介是Assassin,一般被认为没啥正面战斗能力的Assassin,但看他的能力面板,魔力a,耐久a,敏捷a+,分明会无双。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介,准备怎么战斗?

 

思绪纷至沓来之间喻文州还是回过神来, “叶修?” 他说, “蓝雨,喻文州。” 

叶修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契约成立。”说着四下一扫看到了那把用来召唤他的剑,“怎么找到这个召唤我的?”

喻文州“……”

虽说有点现眼,喻文州还是坦白了这个问题。

叶修听了也乐了:“以前我练过各种武器,剑枪炮镰都有。那阵子这款剑修行阶段挺流行的。” (注:可脑补成随便什么受欢迎的70级紫武。)

说着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了一下。

喻文州内心也颇反省了一把自己的靠谱程度,叶修突然的停顿让他思路瞬间回到召唤这个事上,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意识到了什么。

既然这只是一把古代受欢迎的量产型剑,那么用它召唤,自然不是指定特定的某个英灵召唤的,而是通过相性召唤,召唤出使用过这剑的英灵里和自己能力性格最搭调的Servant。Master的能力,资质,性格,都直接影响召唤结果。 

 “Master,以我和你之间的连接感知,你的施法速度有点慢?”叶修说, “并不到一般Master的水平。”

“是的。”喻文州承认, “施法速度不能和一般Master比,战斗里比较受限。不过我能适应高强度的战斗。”

“那么Master,”叶修说,“你参加圣杯战争的愿望是提高施法速度?”

“并不是。”喻文州笑,“其实我没有什么愿望。”

叶修有点惊讶的挑了挑眉,喻文州解释:“也许到那时候会有,但是现在没有,以前也没有过。如果那样想着的话,是战斗不下去的。”

如果把希望寄托给奇迹,自然会失去自己前进的勇气。叶修了然,继续问:“那你不考虑给蓝雨许许愿? 比如蓝雨从此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什么的。”

“蓝雨的未来也是应该靠自己的战斗去获取,不能靠圣杯来给予。”喻文州认真的回答。

那一刻,仿佛是错觉,他看到了叶修一闪而过的赞许的表情。

叶修不会因为圣杯选了个相性好的Master就认可对方,但经过刚才和喻文州的问答,他难得有点赞美圣杯的意愿——眼前这个眉眼淡然,笑容温和,给人第一印象并不强烈的青年,绝对配得上做他的Master,甚至可能契合度超出想象。这样接受了缺点,相信着自己,向着未来奋力挣扎的身姿,很符合他对Master的要求。

“喻文州,文州。”叶修选了个喜欢的叫法,“不介意我抽支烟么?”

  

在Assassin叶修完成召唤的这晚,七名英灵全部召唤完毕。

Caster身处地下室的工坊,大量的机械魔偶环绕着他,随着他的手指起落,它们还在被源源不断的制造出来。

Lancer和Master一前一后走在深夜的街头,乌黑的战矛挟着浓烈的斗气划破夜晚沉郁的空气,Lancer的眼里战意高昂,迫不及待遇到第一个对手。

Archer沉默的站在Master家的屋顶,双枪垂在身侧,望着沉眠中的城市发呆。

Berserker感受到什么,发出低低的咆哮,惊起一片夜鸟。Master安慰的拍了拍他,他安静下来,却依然躁动不安地昂头。

Rider划过联盟市的高空,几个起落,在一片视界好的空中悬停下来,遥遥望着地面上的人们,背后映着一轮残月。

“承蒙召唤我是Saber, Master有没有被我帅到啊,本剑圣天上地下无所不能---哎作为Servant真好不用呼吸完全不怕说到缺氧,好多年不打架了我要动弹动弹,Master看我来一套,剑剑剑剑剑剑剑。”冰蓝色的剑光在夜幕中洒开,Saber剑刃一扫,虚虚指着还未谋面的敌人们。

圣杯战争启动,七名Master和七名Servant,属于他们的命运(fate)降临了。

 

评论(16)

热度(45)